推出最专业的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
 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 热点新闻 >
震惊!无数少女在机场买票后退票,背后竟是日
发布时间:2019-01-16 08:55

引言:

2018年11月27日,重庆江北国际机场

在登机廊桥内正在准备登机的王俊凯,被一群女粉丝包围,追星少女在廊桥内停滞拍照,阻挡了其他行人上飞机,于是出现了视频中的这一幕。

 

 

 
00:10

粉丝随后在论坛上控评,声称:“因为有人摔倒,所以王俊凯才回怼路人。”这群战斗力十足的粉丝,机智的回避了一个问题:“为什么发生摔倒事件?谁引发的摔倒?

在狭窄的廊桥里出现大量停滞拍照的人会发生什么?答案不言而喻。无独有偶,类似的场景总在重复上演。

2018年12月15日,香港赤臘角国际机场。4名中国粉丝在登上大韩航空KE614航班,见到韩国偶像组合Wanna One拍照留念后,退票走人。随后360名乘客被迫下机,重新安检,航班延误一小时。

在外界看来,饭圈的世界十足疯狂:失智地爱,疯狂地尖叫,无时无刻上演“为爱痴狂”。然而,当我们真正走近粉圈的世界时,会发现她们的行为并没有那么简单。在这背后,除了“爱”外,还有利益在暗涌。

刷关:

粉丝买机票,在机场关内拍摄自己偶像,拍摄完毕把机票退掉的行为,在粉圈有其专属名词。

2018年末,北京首都机场T3航站楼的到达层,一群追星女孩在机场出关的栏杆外兴奋地东张西望。

在机场里,识别这些追星女孩特别容易:少女、黑口罩、围在一起哈哈大笑、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礼物、或者“长枪短炮”在身。

等待爱豆出现的时间是焦急又漫长的。黑色口罩挡住了她们的大半张脸,一双双眼睛放着光,等待着。时不时,她们也会耳语说着什么。青春,在她们身上得到了最大的体现。与其他群体比,她们拥有着大把大把挥霍不完的时间。

《高光》记者注意到与站在外面的粉丝不同的是,在关内,有零星的几个女粉丝,手持长焦大炮等待着,一道玻璃门成为了天然屏障隔开了两种完全不同的粉丝。

“你们怎么不像她们一样进去拍,在外面能看到爱豆吗?”

对于记者疑问,站在身旁的追星女孩小蕊(化名),笑了笑:“她们是站姐(大粉会为明星开站子,发布他的最新动态,以此吸引小粉丝),跟我们这些普通粉丝不太一样,比较有钱,进入关内刷关要费钱,她们能够最快看到明星下飞机,过来拿行李。我是学生,没那么多钱,不会轻易刷关的,站在外面看一看就行。”

在此之前对于站姐听闻不多,仅仅知道她们是粉圈的“王者”,刷关对于她们来说是家常便饭。

为了调查粉丝刷关屡禁不止的背后原因,记者来到机场的次数也越来越多,逐渐认识了一些站姐,也懂得了一些刷关的方法。

她们教给了三种刷关的方法,第一种方法购买头等舱的机票,扣除5%左右的退票费,还能进入头等舱休息室蹭吃蹭喝,只是对于很多普通粉丝来说,头等舱的机票价格实在太高昂,本金是个麻烦事儿。

其次,购买经济舱的全价票,对于改签各家航司具体规定虽然不同,但是原则都类似,票价折扣越少,退改签的费用也越少。以国内东航、南航、东航为例,在起飞前退票,退票费为票价的10%左右。

虚假的“刷关卡”

最后一种方法是众多刷关粉丝的最爱招数,通过黄牛购买一张“刷关卡”。只需要给黄牛160块钱,把自己的身份证号、姓名、手机号发给他,他就会给你“刷关卡”。

这种卡来自值机柜台的工作人员,他们重复打印一张机票,相当于“人为超售”,这张卡并不能让你最终登机,因为会和别人重叠座位而被查出来,你只能在关内转悠等待你想见得明星。

这种航空公司柜台人员与黄牛合作的超售登机牌,因为涉嫌违法此前屡次被查,然而市场需求促使下,直到今天也没有真正停售。

代拍

粉丝大多是学生、工作者,她们的时间不能24小时配合明星的行程,因此衍生出一群拍客,刷关拍图给站姐,他们收入最高时一天近5000元。

在饭圈的世界里,代拍是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,他们是日常刷关的主力军。对于代拍,外界对于他们知之甚少。

无法24小时跟随明星的站姐们,为了维持的站子,保持明星动态的实时更新,她们需要购买大量图片,因此她们会出资让代拍们刷关拍摄一些走VIP的明星。

2019年1月,记者再次来到了首都机场T3航站楼,这次见到了代拍者李小念(化名)。作为一名代拍,她终日厮混在首都机场,为此她把家也安在了首都机场附近的一个居民区里。

作为一个湖南娃,李小念离开了自己的故乡:“虽然在长沙也能见到很多明星,但是没有一个地方的来往的明星数量,能超过首都机场,这里是全中国最容易碰到明星的地方。”

李小念年纪不大,作为一名96后,她在挑染着最流行的“日系刘海”,不知道是不是炫耀自己的年轻,银色的刘海总是被她吹的鼓鼓的。

“你们拍图赚钱吗?”对于好奇,李小念斜瞟了记者一眼。

“你觉得不赚钱,首都机场会有这么多拍图的吗?知道去年我最多的时候一天能赚多少钱吗? 净赚5000块!当时偶练最火的时候,蔡徐坤的粉丝图片包需求量特别大,我一天就能卖10个包,虽然他现在没有去年那么夸张了,但是他的机场图一出,买家立马就会买走。”

在她的指点下,记者熟悉了至少10几个机场拍图摄影师们的脸,这些拍客们除了给粉丝供图外,他们的图片也会供给国内的各大图片社,例如:视觉中国、东方IC……

在李小念看来这样的拍客们属于首都机场拍客们的食物链顶端,跟机构签约拍客,能拿到比较固定的钱,而她这样的,则属于饱一顿饥一顿。

“最红的艺人是谁?谁的图片最好卖?”走在市场第一线的李小念为我普及的“巨C”的概念。“C位出道的蔡徐坤就是巨C啊!蔡徐坤的需求特别大,9张机场图打包目前市场价300一套左右,白宇、朱一龙需求量也很大,一旦拍到立马就有买家。”

除了机场图外,有些代拍们也会让当红明星在照片上签名,兜售当红明星的签名照,拿他们的剧照找他们签名,这个价格卖出去比较高,500元到1000元不等。用李小念的话来说,如果你能签到白宇、朱一龙双签的CP照,那你就可以上天了,价格随你开吧。

对于网上粉丝总爱互撕的四大流量(吴亦凡、鹿晗、杨洋、李易峰四位男星),李小念给出了不同于大家主观认知的答案,“价格不及现在的新人流量,他们的粉丝已经不太追求这个东西,有价无市。金主爸爸们不乐意再为他们几张机场照花大价了。”

有意思的是,在代拍者得世界里,最不值钱的就是女明星的机场照,除了目前的火箭少女101,杨幂、迪丽热巴、郑爽个别几个人外,其它女明星的机场照片,市场上根本没有人买。

“唐嫣,她之前不走VIP的时候压根就没有什么粉丝来机场,照片更是卖不出去。”李小念晃着腿漫不经心的说出了自己平日的观察。

粉圈的世界里,“得女粉者得天下”,然而战斗力十足的女粉,她们的心大多数时候会被流量小生们牵走,很少有小花值得她们费金。

金主

大多为大站的站姐们,为自己、以及明星吸引更多小粉丝,她们花费重金令代拍们刷关拍图,维持宣传站。打包出售图片、贩卖周边给小粉丝们。

各大宣传站的站姐是代拍者们的供养者,也是刷关拍图最核心的需求者。

然而这些金主们却都有着一颗善变的心,说起自己的金主们,李小念笑了笑。各大站子的站姐,之前因为卖白宇、朱一龙CP图狂卷100万的站姐“肆月山河”,都曾是她的金主。

“其实吧,转来转去我的金主老是这些人,只是他们对明星的爱太短暂,经常换人,粉圈俗称‘爬墙’,在他们的心里这就是门生意。”在从事这个行业两年后,李小念看清了金主们短暂的爱意。

最近这些金主又有了新目标,在2019年即将开启的综艺团综《青春有你》、《以团之名》的成员们,已经成为了她们的新宠。新人对于她们来说,意味着新一轮的圈钱。

《青春有你》的成员们已经进棚录制一个月了,李小念告诉记者,站姐们早就已经开始研究谁能红了,让代拍者们在机场拍图,自己建起了站子。

不过像这样的大金主在饭圈毕竟还是少数,想要维持盈利,需要脑子。像“肆月山河”这种以盈利为主,并且真正能赚到钱的站姐在饭圈也较为稀少。

李小念透露:“她平时的活动都不参加,纯粹靠买图。她所依靠的是自己独特的文案,她的文字跟图片特别搭配,粉丝能从中看出意境,饭圈有几个人有这种文笔?想成为大站姐做这门生意也要有脑子的。”

充满诗意的文案

更多的人则是像翟天临和尹正的CP站一样扑街。在翟天临和尹正饰演的《原生之罪》播出前,很多站姐们看好这部剧能火,为他们建了CP,买了很多他们的机场图。

“好多人都亏了,这俩压根没有红的命。”说起这件事,李小念噗嗤笑了起来,话语中带着浓浓的嘲讽:“现在这群站姐们都在压肖战和王一博的CP能否红起来,不乏为他们砸金的人。”

明星能不能红实则是个玄学问题。很难有人能够预测一个人的走红,如果看艺人红了再建站子,为时已晚。在饭圈,周边卖的越早,发财的机会更大。

“如果像鹿晗那样,突然公布恋情了,那个站子里的东西还有谁要?你所有的前期投入都打了水漂,不如关了站子好。”

与大站姐截然不同的是,很多小站姐的资金短缺。裴向 (化名)就是国内一个当红少年团体的宣传站的负责人,饭圈俗称“站姐”。

在2018年1月的一天,我拨打了她的电话,每个月靠爱为明星发电,她的支出不少。

“什么图都不能落下,去不了现场就找拍图的代拍。这些都是钱,每次最起码400元左右,更别说其他活动。这笔钱我都是自己承担的,我不卖什么周边,因为我知道这个团体的大多数粉丝都是学生,我不想赚他们什么钱。”

更多的小站姐和她的情况比较相似,自己贴钱为主。“我喜欢你,我在这个过程中玩了,开心了,真的爱过就行。”

 

明星:

在粉丝刷关背后,有的明星态度颇为暧昧,国民艺人或许已经不在乎这点流量,但是那个偶像不是从机场走秀过来的呢?

对于粉丝刷关拍图这件事,很多明星的态度也颇为奥妙。

国内最火的组合火箭少女101里,每个女艺人的人气各不相同。在代拍者们的眼中,她们有着不同的价值。吴宣仪无疑是这只团队里最受代拍者们欢迎的艺人,因为她的粉丝对于代拍图的需求量极大。

在与李小念闲聊的时候,她讲述了最近发生的一件事:

“吴宣仪在团队里目前最火,因此她的机场图最好卖。每次代拍的费用在300元,需求量大,每次拍完立马就能出手。”

“目前在队内对于杨超越的拍图需求量不大,买的人比较少,从她身上赚不到什么钱。今年1月,我们刷关在关内拍照,他们团队里的四个人一起出来yamy、段奥娟、吴宣仪当天一出来就被粉丝还有代拍们包围住了。“

“大家唯独没有注意到被黑色大衣紧紧包裹住的杨超越。等待行李的时候,杨超越突然哇哇大哭了,她叫喊自己被人踩了,而作俑者正是吴宣仪的粉丝。然而当时其实吴宣仪的粉丝距离杨超越有30米远,根本没机会踩她。她的工作人看到自己的小公主哭了,立马在机场开骂。”

李小念嘴上带着恶意地笑,满怀坏意地问:“你说她到底为什么哭?”

“没有人拍她,心里不舒服?”记者扔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大众都明白很多明星渴望着曝光度、话题度,因此对于机场刷关拍摄自己的粉丝,大多数明星的态度有些暧昧,不拒绝是他们摆出的最常见姿态。

正如早些年酷爱在机场进行时装表演的杨幂、尴背手风琴的王珞丹、挤眉弄眼的宋茜、誓死不走 VIP的杨洋……各路明星的机场约拍,为机场代拍者们带来了一笔不菲的收入,他们的变向迎合,让粉丝们的刷关跟拍的行为显得更加有理有据。

尾声:

粉丝刷关这一行为究竟是否违法,在她们的一系列操作中,是记者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。

对于这个问题,东航的一位前负责人说:“客人想要退票,这是她的权利,她买了机票是乘客,没有理由拒绝。”

然而,伴随着刷关粉丝的增多,实际上各大航空公司都出台的相应的打击措施。

因为4名粉丝为追星买机票后拍照后便要求下机退款,导致该航班延误引发世界关注后。时隔四天后,大韩航空就计划从明年1月1日起,对所有购买国际航班机票的乘客,如果进出境口后再退票,需要缴纳20万韩元(1200元)违约金。

再早之前,其实国内各大航空公司实则对于头等舱退票是完全不扣费的,随着粉丝刷关的产生,才有了5%的退票费。

然而,这些措施并不能真正禁止住粉丝刷关的行为,饭圈站姐裴向告诉记者,粉丝们早就想出了对策,每家出行 APP,例如携程、飞猪等,在购买机票的时候都会有退票险这一项,几十块钱就能让自己买机票的本钱基本无损回到手里。

在机场混迹的半个月里,记者明白了刷关这个行为屡禁不止的背后原因,需求在市场就会存在。

但是有些问题还是充满疑惑,为什么饭圈的姑娘们刷关后非得挤在廊桥里拍艺人呢?不可以上了飞机大家坐下来,在不干扰别人的情况下拍一两张吗?

对于最后的问题,李小念的满脸充满了 “你是傻X吗”的疑问。“如果我贩卖明星在飞机上的照片,所有粉丝都会取关我,上了飞机再拍那叫私生。(饭圈用语,指窥探、跟踪艺人隐私生活的粉丝,是饭圈鄙视链的最底端,人人喊打)。

“廊桥、关内可以拍,那不叫打扰哥哥,但是飞机上拍那就是就是打扰哥哥了。”

对于这种奇怪的逻辑记者迅速提出了质疑,你在廊桥拍和在你在飞机上拍有什么实际区别吗?不都是非公开行程吗?

这一次,终于成功问住了李小念。她思考了一下,大笑了起来:“实际没区别啊,在粉圈就不行啊,这是一种奇怪的“爱”啊!

(责任编辑:editor)
 相关报道
谷尼国际软件(北京)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Gooniesoft Co.,Ltd All Rights Reserved
北京海淀公安分局备案号:1101085030 京ICP备09060067号
网络舆情监控系统|微博微信舆情监测|网络舆情监测系统|政府舆情监控系统|互联网舆情监控系统